金华刑事律师

金华刑事律师-陈盼晓律师

陈盼晓律师 陈盼晓金华刑事律师 浙江 金华

刑事案律师-主办律师

浙江从周律师事务所

办公地址:金华市义乌市贝村路338号 [查看地图]

免费诊断案情 向刑事案律师提问

电话咨询请说明来自律师365

13738997983

新闻中心About Us

首页 >新闻中心
22
2019-07
裁判要旨   在共同犯罪中,应根据行为人在整体犯罪事实中的作用为标准区分主从犯;在主犯未能到案情形下,如现有证据能证明行为人是从犯抑或不能证明是主犯的,应认定为从犯,并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案情   被告人朱志武明知“南哥”从事毒品贩卖活动,仍同意在杭州为其寻觅毒品藏匿地点。2015年5月3日,朱志武经事先电话联系,将随身带有一大包甲基苯丙胺(冰毒)的“南哥”带至被告人金朝华位于杭州市江干区笕桥镇横塘村的租房中。金朝华在明知上述毒品用于贩卖的情况下,仍当场在租房内提供分装、藏匿等帮助并与被告人朱志武等人商定为上述毒品寻找下家。2015年5月7日22时许,朱志武、金朝华等人在该租房内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当场查获甲基苯丙胺383.5297克、甲基苯丙胺片剂(麻古)6.8636克及电子秤、透明塑料袋等物品。   2015年5月3日至案发期间,被告人金朝华三次容留被告人朱志武于其租房内吸食毒品。 裁判   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朱志武、金朝华明知他人的380余克甲基苯丙胺用于贩卖,仍提供藏匿、称重、分包等帮助,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金朝华二年内在其租房中多次容留他人吸毒,其行为还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所控罪名成立。据此,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朱志武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金朝华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以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1万元。   宣判后,二被告人在法定期限内未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现一审判决已生效。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在涉案主犯“南哥”未能到案的情形下,如何区分共同犯罪中其他被告
11
2013-10
因果关系是刑事归责的必要条件,其是指危害行为与危害后果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通常刑事案件的因果关系多是单一因果关系,不难判断。但实践中也会有自然事件、第三人行为、被害人行为等其他因素介入危害行为与危害后果之间,使因果关系变得复杂。有的介入因素可能中断因果关系,使危害后果不再归属于实施先前危害行为的主体。因果关系中断可能使刑事追诉的主体发生改变。因此,必须准确判断介入因素是否中断因果关系。虽然没有普适性的判断标准,但笔者认为在实践中需要注意以下三点:   避免被首因效应误导。首因效应是指个体在社会认知过程中,通过“第一印象”最先输入的信息对客体以后的认知产生的显著影响作用。易言之,客体给人的“第一印象”会持续而深刻地影响人们对该客体其他方面的评价,并且使人们忽略与“第一印象”冲突之处,即使冲突的评价更准确。在有介入因素的案件中,先前危害行为位于介入因素之前,会首先进入人们的视野。此时,人们通常会进行“如果没有先前危害行为,一切都不会发生,介入因素也不可能出现”的假定推理,从而将先前危害行为认定为源头性的原因。这种推理是标准的条件判断,其在逻辑上并没有错误,但是其作用显然只限于确定因果关系是否存在,而没有评判先前危害行为与介入因素对危害后果影响力大小的功能。如果不能避免首因效应的影响,先前危害行为对危害后果的影响力就会因其在先的位次而被不当地扩大,覆盖介入因素的真实影响力,可能会得出所有介入因素都不中断因果关系的错误结论。   判断介入因素的可预见性。行为人基于自己的行为,有时可能并且应当预见特定的介入因素会出现。换言之,介入因素与已经完成的行为具有通常的附随性,并不是异常情况。比如,甲开车把乙撞倒在城市道路中间后逃逸,乙被其他车辆二次碰撞是可以预见的,因此二次碰撞作为介入因素不产生中断因果关系的效果。如果乙被闪电击中死亡则是不能预见的,属于异常情况,其足以中断因
55 条记录 3/3 页 上一页   1   2  3